所有文章, 不朽的青春

神的孩子在跳舞──川島理一郎的台灣之旅

少年時的川島理一郎為古老文明和原始美術深深著迷,十多年後來台,直擊原住民部落的生活情景、動作聲響,與原始氣息,再次喚醒他的手指驅動畫筆。那個力量與節奏讓他想起,自己曾經像太陽神阿波羅一樣跳舞。

所有文章, 不朽的青春

致美麗之島台灣──黃土水在日本大正時期刻畫的夢想

黃土水最輝煌的創作時光,剛好符合日本大正時期,他還沒看到光復後的台灣社會,就英年早逝。許多代表作在他死後散佚,《少女》像獨自安置在台灣他的母校裡,一百年後才現世,《少女》能否看到黃土水的期望已經實現,或還在路上呢?

所有文章, 不朽的青春

偶然與巧合──談台博館藏山崎省三作品的發現

將近50年的時光,這位春陽會畫家創作的台灣風景畫,被框在滯台日人的台展作品的畫框裡,無人知曉。或許這件作品在歷史中之所以被這樣錯裝和遺忘,是因為我們現在以戰後的國家為本位,書寫自己國家的美術史時,造成還有許多畫家和作品,失落在彼此的境界之間。

所有文章, 不朽的青春

生機盎然──鹽月桃甫的《萌芽》

1927年第一屆台灣美術展覽會,開啟了台灣美術新的一頁。作為台展催生者之一,也是審查委員之一的鹽月桃甫也展出油畫《萌芽》,來祝福剛起步的台展。此畫在戰後不知所蹤,因緣際會,終於在2020年重新公諸於世,不僅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,也重新將我們帶回鹽月色彩繽紛的世界。

所有文章, 不朽的青春

我不在咖啡廳,就是在山路上—台灣山岳畫家呂基正(下)

隨著二戰的結束,殖民地台灣的命運也隨之改變。呂基正也面臨了人生的重大抉擇。1946年他決定與妻子渡海來台,終生定居於此。來台後雖然生活困頓,但天性樂觀的呂基正並沒有因此停下畫筆,反而積極參加展覽並組織畫會活動。擅長人物與風景畫的呂基正,或許沒想到來台定居這件事,意外造就他日後成為「山岳畫家」的契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