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í-su̍t故事, 所有文章

威權時代的同床異夢──台北劍潭公園的故事

藝術是屬於上層文化,還是屬於社會大眾呢?顏水龍會毫不猶豫的回答:「這是給在公園休憩的男女老幼慢慢觀賞的。」基於對公共藝術的理念,同床異夢的合作,如今〈從農村社會到工業社會〉成為台北市歷史的一部分,也是台灣藝術家如何在威權年代下藉由「同」中求「異」,追求理想的故事。

Bí-su̍t故事, 所有文章

台灣美術史的悲哀──沒有美術館的年代

日治時期的台灣教育會館,曾被報紙譽為本島最初的美術館,戰後轉為給美國新聞處使用,1976年轟動一時的洪通畫展,再度將這個場地擠得水洩不通。同一地點,曾經見證過台灣美術的世代交替,也目睹重要作品為公眾所遺忘而棄置街頭。假使美術史的知識能夠更加普及,是否就不會再發生這樣的悲劇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