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文章

Bí-su̍t故事, 所有文章

傾注百年的孤獨感──再讀黃土水〈出生於台灣〉

在黃土水的〈出生於台灣〉文章中並沒有特別描述他是「孤獨」的。不過孤獨的人通常不會說自己孤獨,黃土水的孤獨感,來自他所面對的世界、台灣社會的現狀,也與百年來東亞美術史多歧的發展有關。本篇試圖推敲畫家的情感(史)與狀態,或許更能理解他寫這篇文章背後的來龍去脈。

Bí-su̍t故事, 所有文章

威權時代的同床異夢──台北劍潭公園的故事

藝術是屬於上層文化,還是屬於社會大眾呢?顏水龍會毫不猶豫的回答:「這是給在公園休憩的男女老幼慢慢觀賞的。」基於對公共藝術的理念,同床異夢的合作,如今〈從農村社會到工業社會〉成為台北市歷史的一部分,也是台灣藝術家如何在威權年代下藉由「同」中求「異」,追求理想的故事。

Bí-su̍t故事, 所有文章

台灣美術史的悲哀──沒有美術館的年代

日治時期的台灣教育會館,曾被報紙譽為本島最初的美術館,戰後轉為給美國新聞處使用,1976年轟動一時的洪通畫展,再度將這個場地擠得水洩不通。同一地點,曾經見證過台灣美術的世代交替,也目睹重要作品為公眾所遺忘而棄置街頭。假使美術史的知識能夠更加普及,是否就不會再發生這樣的悲劇呢?

所有文章, 不朽的青春

「芳蘭之丘」上的不朽青春──鄭世璠的第二師範學習歷程

「畫是緣的線開講的藤/畫超越國境/心的橋樑」新竹畫家鄭世璠畢生以永遠的「芳蘭學子」為榮。這幅翠綠盎然的《山村》標誌著藝術之美、師生之情跨越國界也跨越戰爭,也反映出在戰亂與物質缺乏的年代,臺灣畫家們依然努力不輟舉辦畫展,延續他們的青春,成就他們的不朽。

所有文章, 不朽的青春

東洋畫家呂鐵州與《鹿圖》之謎

台灣第一代膠彩畫家,除了「台展三少年—陳進、林玉山、郭雪湖」、林之助以外,英年早逝的呂鐵州(1899-1942)也值得我們認識。此次公開的《鹿圖》竟然是呂鐵州未曾公開的作品!它的誕生與收藏過程,不僅反映出呂鐵州與其下門生挑戰台展的奮鬥故事,也帶我們了解東洋畫在台灣落地生根後的變革。

Bí-su̍t故事, 所有文章

「為藝術品把把脈—老畫病變與修復實例」郭江宋老師台大藝研所演講活動報導04:預防保存篇

在演講最後,郭老師再次重申了「預防性保護」的概念:文化遺產若只有藉由「修復治療」獲得康復,而無「預防保存」的環境,就像一個沒有遵循醫學常識的人,將一直反覆進出醫院治療,繪畫作品同樣也將於損壞與修復間不斷循環。

Bí-su̍t故事, 所有文章

「為藝術品把把脈—老畫病變與修復實例」郭江宋老師台大藝研所演講活動報導03:修復實戰篇

郭老師說每一件作品的修復都是個案,在這次的演講當中,他特地以這次「不朽的青春」展覽中所經手修復的幾件作品為例,詳細分享如何修復的過程。小編特地為大家整理出幾個重要的修復步驟,郭老師還出了小測驗考考大家,要仔細看喔!

Bí-su̍t故事, 所有文章

「為藝術品把把脈—老畫病變與修復實例」郭江宋老師台大藝研所演講活動報導02:為畫把脈篇

郭老師提到,作品有自己的壽命,其「先天條件」也就是它的材料,「後天條件」即擁有者的「預防性保存」,就是穩定的保存環境。如果有健全的保存觀念與條件,修復師就可以做到最少程度的干預,尊重畫家原始意圖。